根骨结节角

【威欧】再一次的日出

听梦:

威尔士x欧根


短篇失忆梗


笔力有限的毁梗系列


ooc严重


文渣


慎入














清晨,床上的女孩渐渐转醒,秀美的银发散乱在洁白的床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女孩揉了揉眼睛,懵懂的看向周围的一切。洁白的墙壁,空档的房间,白色的、没有一点花纹的床单,看起来十分笨重的毫无美感的被子,以及周围大大小小的不知名的仪器。这一切让她觉得十分新奇,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在她绞尽脑汁的思索着这陌生的地方是从哪里来的这么一股熟悉感时,左侧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衣着华丽的金发女子,手上提着些和她的打扮并不相称的早餐走了进来。


“早安,欧根。”


她将手提袋轻轻地放在一边,抬起手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发顶。被叫做欧根的女孩懵懂的看着她,半晌才尝试着露出一个微笑。


“谢谢。”


这个回答似乎让金发的女人很是惊喜,这份喜悦是女孩所不能理解的。


“欧根?”


那人尝试性发问,右手小心翼翼的攀上她的肩膀。


“请问…你是哪位?”


她还是鼓起勇气问了出来,在她问出口的那一瞬间,女人的微笑降了一下。


但她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注意女人的表情,她有些痛苦的邹着眉头,思考着大脑中所有能用得上的信息。


“欧根是谁?”


她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手紧紧地抓起床单,将那平坦的白抓起一个皱痕。


“我又是谁?”


“还有,这是哪?”


果然…还是如此吗?


日复一日的尝试,日复一日的治疗,得到的却始终都是这样的结果。


不过那又怎样呢?早就习惯了。


金发女子像是训练过很多次一样,迅速的调整好了笑容,快到她刚刚那一瞬的僵硬仿佛从未存在过。


“那就重新认识一下吧,”她向欧根伸出手,熟练地介绍着自己,“我叫威尔士,是你的女朋友。”


“女…女朋友?”


欧根像是被这三个字吓到了,看着那只伸到她面前的那只白皙的手不知如何是好。


“是啊,你看着我,是不是感觉很熟悉?”


威尔士凑近了看她,脸上带着些许玩味的笑容,让欧根忍不住红了脸。


该死…这种自然而然脸红的反应,似乎是已经出于这具身体的本能了。


“就算做是吧。”


欧根将那张脸推开,努力让自己不去看她。


虽然她长得确实很符合自己的审美就是了。


“什么叫就算做,我本来就是啊。”被推开了的威尔士也不恼,只是依旧笑吟吟的看着她。


“可我…”欧根努力地想去回忆起一些往事,她的过去,她的感情,却只得到了一阵阵难忍的头痛。


“唔啊…”


“怎么了?”


威尔士赶忙上前查看她的情况,她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了一下,觉得她应该又在努力的回想过去了。


然而这种动作只会加剧她的头痛程度而已。


“别想那些了,先吃点东西吧。”她将手提袋里的食物一一取出,香气顿时溢满了整个房间,威尔士决定先转移欧根的注意力。


“好香。”


欧根闻到气味眼睛顿时亮了几分,眼神追随者威尔士的手不断的移动。


“是吗?”威尔士忍不住又在她柔软的头发上胡乱揉了一把,引来了欧根瞪着眼睛的抗议。


“你之前也很喜欢这些食物。”威尔士小心的对着小勺吹了两口气,兴致勃勃的开启了她每天的投食大业。


“我自己可以吃。”欧根不满的看了她一眼,想将勺子夺过来。


“不行,你是病人。”威尔士强硬的拒绝了她,然后将碗放回床头柜上,调整了一下欧根床头的高度,又为她把弄乱了的被子整理好。


行云流水的做完这些之后,她才又拿起碗筷继续喂食。


“威尔士,”欧根盯着的她的眼睛,不想放过任何一丝情绪,“我这样有多久了?”


威尔士的手十分不明显的顿了一下,但还是被欧根察觉到了。


“没有很久,你看你刚刚才意识到自己失忆了。”


她调笑着解释着,却并没有得到欧根的信服。


“可是我看你明明很熟练的样子。”


威尔士脸上的微笑终于黯淡了下去,但她还是强撑着笑容,安慰她说:“别想这些了,先吃饭,嗯?”


那一声尾音让欧根的心尖颤了颤,她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


吃过早饭,威尔士将餐具收拾起来,拿到外面,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即使是每天都在重复着几乎相同的场景,她还是做不到麻木,心还是会痛。


一天的时间能将伤口愈合到什么程度呢?威尔士说不清,但她明白每一天都要将伤口撕开一遍是一种什么滋味。


若是失忆,倒也没什么,威尔士有信心陪着她一点点的找回记忆,一点点的再次拥抱爱情。


但医生告诉她,欧根的大脑受到难以愈合的创伤,以至于她每一天的记忆都会重置,具体重置到什么程度不好说,具体能恢复多少也不好说,这一切取决于她本人的意愿有多强烈。


威尔士清楚,欧根本就是个对一切都保持着一种无所谓态度的人,她大概是不会有很强的的欲望去对抗这份伤及神经的痛苦。


她有时自恋的想,欧根唯一保有着欲望的,大概就是自己了,万一哪一天她想起了自己,会不会病就会开始好转了?


事实上,欧根的病情确实因为她好转过一次,那次的经历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那天早早醒来的欧根隐隐约约的记得自己是有恋人的,只是不记得到底是谁,对一上来就自报家门的威尔士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并且拒绝她的亲近。


威尔士想,等哪一天欧根的病痊愈了,一定要好好问问她那天到底想到的是谁。


除此之外,再没有哪一天醒来的欧根留有关于【恋人】记忆的情况了。


那一天,欧根对于恢复记忆的执念异常的强烈,哪怕头痛的满床乱滚都阻止不了她,最后在一旁看的心疼的要滴血的威尔士强行上去制止了她。


后来欧根让她去买了个笔记本,在她的记忆较为清晰地时候,会用那个笔记本记下那一天的情况和回忆起来的事。


尽管欧根像今天这样什么都不记得的日子仍占大多数,但这么些天过去,日记本上多多少少也记下了不少东西。


等到下午,威尔士提前翘了班就往医院赶,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上欧根一面,尽管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已经不记得她是谁,但威尔士的这份爱意从未因此而消磨下去,甚至更加的强烈。


“欧根!”


正她猛地推开房门,看到的是正对着窗外,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欧根。


她听到声音后回头看过来,然后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你来了?”


“嗯。”


威尔士走过去,将她搂在怀里。


“想起什么关于我的事情了吗?”


她满怀期待的问,却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将要得到的答案。


果然怀里的小脑袋摇了摇,又讨好似的蹭了蹭,似乎是在撒娇。


威尔士愣了一下,随后笑着将她圈得更紧。


“你失忆之前哪里会跟我撒娇。”


怀里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抗议着:“你是说我失忆是好事,嗯~”


威尔士听到那一声熟悉的尾音,思绪一下子飞到她们以前甜腻的同居日常里,那时候的欧根只要这么跟自己说话,那绝对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怎么会呢,我还期盼着你能想起我啊。”


欧根从她的怀里钻出来,重新将目光投向窗外。


“可是我找回记忆做什么呢?”


她的声音里没有感情,没有情绪,仿佛在诉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我仅有的记忆里,只有欺诈、背叛和算计而已。”


“这世界哪里有值得留恋的呢,哪里有值得我铭记的事呢?”


她将手伸到前面,遮住光,在眼睛上留下一道阴影。


“欧根,”威尔士再次将她搂进怀里,声音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我们共同的记忆里每一天都是甜蜜的,不是吗?”


“是啊,”她靠在威尔士怀里,没有神采的眼睛却开始流下泪水,“可我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会想起来的,我们一起努力。”


威尔士用拇指轻轻的为她揩去泪水,在她额头上印下轻柔的一吻。


这天夜里,威尔士有些失眠。


她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世界,来来往往的车辆,窗里映照出的黑色剪影,扑面而来的竟是这世界的黑暗与冷漠。


世界每天都在更新着它的记忆,健忘的人们不记得自己伤害了谁,受了伤的人在阴暗的角落里舔舐着伤口,看着将她划的遍体鳞伤的人群或高声欢呼着他们的胜利,或露出尖牙彼此撕咬,而后留下一地的腐臭的黑泥,那是被他们选择性遗忘的承载着他们不愿承认的肮脏的记忆。


于是被刺伤的欧根便选择了将自己完全封闭。任由伤口流着血,任由她的回忆洒了一地,也不愿去捡起那些已经沾上了那些被欲望支配之人黑色淤泥的记忆。


威尔士的手在玻璃上画着圈,将玻璃分割成两部分。


如果你不愿意被淤泥污染了回忆,就让属于我们甜蜜的曾经将它掩盖。


她做好了决定,在第二天准时的出现在医院。


就算你又不记得我了又怎样呢?我还记得你,记得我们的爱情,你的内心深处仍有我的痕迹。我想,这大概是足够了的。


她推开房门,对床上正发着呆的人露出笑容。


“你是…”


“我叫威尔士,是你的恋人。”



评论

热度(36)

  1. 根骨结节角听梦 转载了此文字